电话

聯繫方式

•香港地址:香港灣仔軒尼詩道145號安康商業大廈18樓

•香港電話:(852) 31040205(10線)

•廣州地址:廣州市越秀區環市東路371號-375號世界貿易中心大廈北塔3303室。

•廣州電話:
(020) 87690811 87690812 87690813

•電子郵箱:successbridge1@yahoo.com.cn

凯桥sammi 凯桥sandy 凯桥sammi 凯桥sandy 凯桥sammi 凯桥sandy 凯桥sammi 凯桥sandy凯桥sandy

英國工作許可製度

按英國法律規定,非歐盟國家公民到英國工作必須取得工作許可(Work Permit)。工作許可必須由雇主向政府申請。審核工作許可的申請由教育和技能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and Skill)下屬的"工作許可處"(Work Permit UK)負責。一旦工作許可申請被批准,有關資料將轉往英內政部,由該部審核相關的工作簽證。整個過程大致需要2-8個星期。

  工作許可只能由雇主申請,申請工作者本人不能參與,只能全力向雇主證明你的才能,配合雇主提供申請所需的個人材料。英內務部關於工作許可的網頁(Working in the UK)上有對雇主的詳細指導意見,包括對雇主的要求、職位的廣告發布要求、申請步驟、費用等。

  工作許可不等於工作簽證,有了工作許可大多都能得到工作簽證。如人在境外,雇主在為你申請工作許可成功後,將寄給你一份"工作許可"文件,你可憑此文件和工作合同到當地英國使領館申請工作簽證。如果在英境內申請(如以學生簽證、SEGS簽證、配偶簽證轉為工作許可),當工作許可申請成功後,內務部會寄去批准信件,憑此信件申請工作簽證,但需要填寫Immigration Employment Document即FLR(IED)表。

  需要指出的是,必須在獲得僱用合同後方能申請工作許可,且所獲得的工作許可只准做申報的那份工作。一旦你辭職或被解僱,這份工作許可即作廢,工作簽證也同時作廢。根據規定,在此情況下,你必須在28天內找到新工作並重新開始工作許可的申請,否則必須離境。也就是說,有了工作許可,並不意味著你可自由調換工作。當然,如在同一雇主的不同部門轉換工作,可以使用同一份工作許可。因此,如果中途換工作,要向新雇主要求為你申請新的工作許可。工作許可到期後,如仍為同一雇主工作,可申請工作許可延期。以上兩種情況,都可在英等待申請結果。在遞交申請數週後,你會收到Work Permit UK來信告之你申請是否成功。如成功,你可憑此信向內務部申請工作簽證,需要填寫FLR(IED),一般都會批准。如果申請不成功,還可通過雇主申訴。

  持工作許可在英工作,你可申請你的配偶、子女來英和你團聚。他們可申請親屬簽證(Dependent Visa)。只要你的工作許可有效,他們可在英國學習、工作、從事商務活動而不受限制。

  英國過去對工作許可控制較嚴,現因吸收高科技人才的需要,限制有所放寬。但總體來講,工作許可仍是在英找工作的最大障礙。如果你有2年以上的工作經驗以及符合學歷和成就方面的條件,可考慮申請"高技能移民計劃"(High Skill Migrant Program,HSMP)。

  一般來講,由學校和科研部門申請工作許可較為容易,由企業申請較困難。由企業申請,其成功率與企業的大小、影響程度、地位也有一定關係。

英國勞務政策及勞務輸入有關情況

一、英國勞務政策的基本原則

英國內政部(Home Office)公佈的資料顯示:截至目前,英國合法移民已佔英國總人口的8%,創造的價值佔英國國民生產總值的10%,他們交納的稅款比其消費的服務高出25億英鎊。雖然內政部宣稱合法移民為英國經濟增長做出了很大貢獻,並且沒有對現存人口的工資或就業水平帶來任何負面影響,但目前英國對外來移民還是採取適度從緊的政策,尤其是通過工作許可製度(Work Permit System)控制經濟移民的數量和質量。
為保證英國國內居民充分就業,英國政府制訂勞務政策的基本原則是:歐盟成員國內部人員自由流動;限制歐盟以外的國家對英國進行勞務輸入。即:當英國國內勞務供給不能滿足相關需求時,英國用人單位必須首先從歐盟成員國中招聘勞務,當確定沒有合適人選後,才能從歐盟成員國以外的國家招聘勞務。但為增強英國綜合競爭力水平,英國政府特別鼓勵受過良好教育、有特殊技能的高水平人士的流入,並對彌補國內短缺職位的外國勞務提供工作方便。總體而言,英國勞務市場仍不對歐盟以外的國家開放,其勞務政策的顯著特點是:在限制低技能勞工進入英國的同時,鼓勵高技能人士及英國國內短缺人士到英國工作。
外籍勞務能否來英工作的關鍵,在於是否能夠獲得英國政府頒發的工作許可證。一般程序是:1)英方用人單位向英國勞務部門(目前是工作許可局,Work Permits (UK))申請輸入勞務,說明所招聘職位在英國國內或歐盟內找不到合適人選;2)英國勞務部門對申請進行審批,若批准,則簽發相應的工作許可證;3)英方用人單位通知被雇用方到英國駐當地使(領)館辦理入境工作簽證。

二、工作許可製度概況

1919-1920年期間,英國政府首次引入工作許可製度,主要為限制英聯邦國家以外的勞務的湧入。對來自英聯邦國家的勞務則一直推行自由流入的政策,直至《1962年英聯邦移民法案》的頒布實施,英政府才對英聯邦國家的勞務流入加以控制(愛爾蘭除外)。 1972年,英政府實施《1971移民法案》,規定工作許可不准再頒給來自歐共體(EEC)以外的非熟練及半熟練工人,英聯邦國家的居民從此不再享受任何特權。
2001年大選之後,為彌補國內某些部門技術人員的空缺,並提高英國經濟的競爭力,英政府將《高技能移民計劃》等新制度引進了工作許可製度體系,作為提升國民技能水平、減少非正規移民及非法勞務流入的措施之一。這也是英政府首次將工作許可製度與移民制度更緊密地結合起來,工作許可局也由此由教育和技能部(Department for Education and Skills)劃入內政部管理。

當前實施的工作許可製度較以往復雜並成熟得多,包括以下四個部分:

(一)主體方案(Main Scheme):包括工作許可(Work Permits)、第一許可(First Permissions)、培訓和工作經驗方案(Training and Work Experience Scheme)。
目前的《主體方案》是在《1971移民法案》的基礎上不斷發展和完善起來的。在過去20多年時間裡,該方案分別在1981、1989及2000年經過了三次主要的複審。 1981年復審是為了提高審查效益,加快勞務的流動性以滿足企業不斷增長的需求;1989年復審引進了兩級制度(Two-Tier System),一級制度(Tier 1)的審批較為簡潔,主要為方便引進高級管理人員和英國特別空缺的人才,二級制度(Tier 2) 則繼續沿用以前較為嚴格的審批程序,申請人必須符合規定的一般性條件。在此之間,"關鍵勞務"(keyworkers)的概念被引進主體方案,意欲引進有特殊技能、有語言和文化水準的高水平人才。以上改革使得勞務制度更加簡便、​​透明、效益化,流動性更強,也更能滿足雇主的需求,同時帶來了以下兩大變化​​:一是審批時間大為縮短,由數週變為數天;二是在工作許可局之下成立了"部門工作組"(Sectors Panels),其成員包括了雇主和貿易工會的代表。部門工作組的主要任務是根據各經濟部門的實際情況,評估勞動力市場狀況,監控勞務缺乏程度和類別,並提出適當的建議。

(二)高技術移民方案(Highly Skilled Migrant Programme,HSMP):為便於引進國外有特殊技能和經驗的人士到英國就業或開辦企業,英政府在2002年1月發布該方案,並在2003年10月做了進一步修改,以進一步達到鼓勵人才輸入的目的。持此種工作許可的人士在英國居住滿4年後,可望獲取英國居留權。

HSMP為非歐盟國家的居民開創了經濟移民的新天地。與《主體方案》不同,申請此種工作許可之前,不需要事前提供特定的工作崗位空缺,許可證直接發給申請工作者本人,不需與雇主提供的工作相捆綁。此外,英國歷史上首次使用"分數制度"來頒發工作許可。為成功獲取HSMP工作許可,申請人保證能夠在英國繼續其所選事業的同時,還要在以下5個領域獲取65分以上的成績:教育資質、工作經驗、以往收入、所選領域之成就、 HSMP優先申請項目。

據統計,自2002年2月至2003年7月間,4861人申請HSMP工作許可,其中2978人(61%)成功獲取,並主要分佈於以下4個領域:金融(包括會計、銀行、投資等);商業經理人(包括諮詢師、主管、執行官);信息和通信技術(ICT,包括軟件工程師、計算機專家、電信專家);醫療行業。雖然此種工作許可數量相對甚微,但它的意義在於:有意鼓勵企業家們以英國為家,並表明英國政府對獲取技術及更寬泛意義上的全球競爭的態度。

(三)季節性農工方案(Seasonal Agricultural Workers Scheme):主要是在農忙季節,從歐洲大陸僱傭一些18-25歲左右的年輕人作為英國農場主們的幫手。目前實行操作員及配額管理制度。操作員(Operators,目前有7名)負責招募僱工並分配至農場,還要保證他們獲得適當的工資及生活條件。配額主要用來進行方案管理。二十世紀九十年代,配額數量一直是1萬名,2001年升至15200名,至2003年達到25000名。

英國政府在2002年對該方案進行了複審,主要對操作員的作用進行了修改,預計於2004年1月起實施。新方案規定,操作員要根據農場主們的用工要求制訂標書,配額將根據操作員的投標情況予以分配。此外,操作員們還要提交三年期的農忙時節僱工需求預測,以利於政府制訂中長期規劃。

根據統計,2002年,有19372名外國人士在該方案許可下來英工作。其中,25%是波蘭人,20%是烏克蘭人,18%來自波羅的海三國。

(四)部門方案(Sectors Based Scheme):為滿足某些部門對低技術勞工的需求,2003年5月份,英政府推出《部門方案》,首先在"食品加工"和"賓館及餐飲"兩部門試行。在"先到者優先"的原則下,授予兩部門業主們各1萬名的勞工進口名額(其中允許從歐盟東擴國家招聘7500名勞工,從其它國家招聘12500名),有效期截至到2004年1月。要求:國家職業資格(NVQ)3級以下、國內勞務短缺的職位;年紀在18-30歲之間。工作時間最長為1年,勞工不須攜帶家小,簽證到期必須離開英國。英政府將根據部門實際需求情況定期進行審議或調整。

據統計,自2003年5月至8月6日止,申請人數為2559,其中2108人申請食品加工業工作許可(其中2/3為肉食加工業),451人申請賓館及餐飲業工作許可。來自以下四個國家的勞務佔了申請總數的65%:烏克蘭(24%)、波蘭(18%)、斯洛伐克(13%)、捷克(11%)。

三、外國勞務在英情況

以下主要介紹《主體方案》之下、1995-2002年間的工作許可證頒發情況。由於"工作許可"(WP)及"第一許可"(FP)通常被用作國際勞務流動指標,且其頒發數量占到英國政府頒發總數的75%左右,因此,外國勞務在英國的行業、職業等分佈情況,主要依據2000-2002年間WP、FP的統計數據進行分析。

(一)總體情況
據統計,1995-2002年間,WP、FP的申請數量逐年穩步上升,由38617份升至155216份,8年間翻了3番以上,其中1999-2000年間是增長最快的一年(42%) ,2001-2002年回落到20%左右,部分折射出當時ICT產業的興衰狀況,也同時反映出當時英國醫療和其它部門的技術人員短缺狀態。
同時期的許可獲准情況與申請情況大體類同,年獲准率大約在83%(2002年)和92%(2000年)之間,獲准數量逐年上升,從1995年的32704人增加至2002年的129041人,增長了295%。在2002年通過的許可中,71%是長期簽證(1年以上),29%為短期簽證(1年以下)。
關於拒簽情況,雖然絕對數量逐年遞增,從1995年的4811人增加到2002年的13773人,增長了185%,但拒簽率總體上呈下降態勢。最容易被拒籤的國別,首先是印度(拒簽比例高達22%),其下依次是巴基斯坦、南非、菲律賓和中國。以上5個國家佔了被拒簽總數的一半左右。在被拒籤的行業上,佔最大比例的是衛生、ICT和管理。

(二)行業分佈情況
2000-2002年間,英政府共簽發WP、FP許可證2383​​41份,主要分佈在以下5大行業:衛生和醫療服務業(24.1%)、計算機行業(17.2%)、行政、商業和管理服務業( 12.7%)、教育和文化活動(8.4%)、金融服務業(8.0%)。
與1995年時的情況相比,外國勞務的行業分佈發生了很大變化,工作許可的主體已從傳統的商業服務轉向衛生和ICT行業。如,在1995年佔13.2%的金融服務業下降至2002年的5.7%,零售業及製造業更是由1995年的11.7%、8.2%分別下降至2002年的1.4%、3.5%;與此同時,在1995年僅佔比7.3%、7.6%的衛生和醫療服務業以及計算機業分別在2002年升至25.1%、14.1%。其中需要指出的是,計算機業的工作許可總數自​​2000年以來已呈下降趨勢,並在2002年9月從短缺名單中除去。

(三)職業分佈情況
2000-2002年間,"專業助理和技術職業"一直是最大的職業分佈群體,雖從2001年起已呈下降趨勢,但每年佔比仍高達50%以上。其中最主要的3個類別是:1)衛生專業助理和衛生/醫療其它職業,比如護士、放射線技師等,2002年有21458名外國勞務在此崗位就業,佔工作簽證頒發總數的24.2%;2 )計算機分析人員、編程人員和其它IT相關職業,2002年為10004人,佔比11.3%;3)文學、藝術、體育和文娛界人士及其相關職業,2002年為5435人,佔比6.1% 。

其次是教師、律師等專業職業,2002年為21508人,佔比24.3%,主要職業類別是:1)工程師和技師,包括軟件工程師、計算機和電子工程師等,共9587人,佔比10.8%;2)教師職業,5814人,佔比6.6%;3)醫生等衛生職業,2520人,佔比2.8%。以上三類職業在近幾年中均呈增長態勢,特別是教師職業,自2000-2002年的3年間,外國教師人數自1464上升至5814,提高了4.3個百分點。
第三大職業群體是經理人和行政人員,2002年為11603人,佔工作許可證頒發總數的13.1%,但近幾年來無論是數量還是比例均呈下降態勢(2000年為13484人,佔比20.9%)。
除以上三大職業群體,其它職業依年度不同,總體只占到工作許可總數的4-12%。此外,若按職業細分,只有8個職業工作許可證的頒發數量超過了5000份,但占到了總數的71%,這說明了工作許可製度實際上僅側重於一小部分特定職業的特點。

(四)國別分佈情況
根據1995-2002年WP、FP頒發統計表,外國勞務的國別情況有較大變化。比如在1995年,美國是第一大勞務來源國,佔外來勞務總數的32.6%(這一比例至今也沒有被突破),日本為第二大來源國,佔比10%;但至2002年,美、日勞務比例分別下降到10.8%和3.0%,在國別中排名分別下降到第二位和第七位。與此同時,印度人異軍突起,所佔比例由1995年的8.3%上升至21.4%,人數由1997升至18999,在各國中排名第一位。除印度之外,勞務人數增加較多的國家還有菲律賓、南非和馬來西亞。

(五)國別及職業結合分佈情況
根據數據分析結果,特定的國家居民與特定職業之間存在著一定的關聯度。比如,來自菲律賓、津巴布韋和尼日利亞的勞務主要從事於衛生專業助理行業;工程師、技師和計算機行業是印度人的首選職業;來英國的美國人和日本人則主要在經理人和行政人員崗位上任職。
從職業情況來看,菲律賓人在"衛生專業助理"的工作許可頒發總數中,佔據了1/3的比例;印度人則在"工程師"和"技術專家"名額中佔比70%,在"計算機分析員"和"計算機程序員"中佔比78%;美國人在"商業和金融專業助理"、"經理人"以及"行政管理人員"的職位競爭中佔絕對優勢。
但情況也在不斷變化之中。比如,2000年發給中國勞務的餐飲業工作許可證佔中國勞務獲取總數的14%左右,而這一比例在2002年上升到了21%。美、日在商業經營和行政管理職位上的主導地位已被逐步銷弱。

(六)企業內部人員轉移情況
企業內部人員轉移所佔比例較大一直是工作許可製度長期存在的一大特點。企業內部人員轉移是指跨國企業把其內部人員在不同時期派往不同的國家工作。在二十世紀八十年代,這個比例大約占到WP和FP的一半左右。但在2000年,此比例已下降至31%,至2002年更是下降至21%左右,一方面說明需要工作許可的企業人員轉移數目已基本停滯,另一方面表明工作許可製度的進一步開放使其只佔較小比例。

四、中國勞務在英情況

1995-2002年間,雖然中國勞務在年度工作許可頒發總額中所佔的比例變化不大(1995年為2.7%,2002年為2.9%),但絕對數目逐年增多,7年間增長了3.9倍,從1995年的657人增加到2002年的2567人,而且,職業分佈極為不均。以2002年為例,在2567位來英工作的中國勞務中,約有40%的人員(1379人)從事餐飲業,佔此行業外國勞務許可總數的20.8%,在國別排名中位居第一;另有1097人從事專業助理和技術職業(如衛生專業助理、計算機程序員等),雖然占到中國勞務許可總數的31.8%,但在此行業外職許可總數中僅佔2.5%的比例。
近些年來,在英國吸引高技術人才有關政策的鼓勵下,中國高素質人才的來英數目逐年增多,並在經理人、工程師、衛生專家等高等職業崗位上佔據一席之地。如2002年,378位中國人獲取"經理人和行政管理人員"工作簽證,佔此職業工作許可頒發總數的3.3%,在國別排名中位列第7,在發展中國家中僅落後於印度,排名第二。
但與此同時,非法來英工作的中國勞工的數量也在不斷增加。在英國政府2003年年中發表的一份報告中,揭示出數十萬非法黑市勞工在英國工作的事實,同時指出眾多中國勞工被"人蛇"非法偷運進英國,並被販運至英國的鄉村,成為農場和食品加工場的廉價勞動力。據稱,英國東部有大量來自中國的非法勞工,僅在西諾福郡,目前就有2000多名中國非法勞工在該區的農莊工作。

非法勞工問題已引起英國政府的關注,英政府已決定通過加強移民當局的權利以及改善政府部門間的合作來解決非法移民的問題。

五、英國崗位空缺情況

根據英國工作許可局發布的信息,當前英國勞動力短缺、急需從國外招聘勞務的崗位主要有以下三類:

一是工程崗位。主要包括鐵路工程師(如鐵路規劃師或工程師、鐵軌設計師、信號工程師、供電技師等)、建築和橋樑工程師、交通和公路工程師(如運輸規劃師、運輸經濟師、交通信號工程師、公路設計師、公路維修師等)。以上三大崗位均需申請者在相關領域有兩年以上的實踐經驗,如果申請前兩大崗位的高級職位,則需要至少5年以上的實踐經驗。

二是衛生保健部門。主要包括醫生(如支領薪俸的社區診所醫生、意外及急救醫師、麻醉師、牙醫師、心髒病醫生等53個崗位)、一般類專家(如聽覺病矯治專家、營養學家、藥劑師、臨床心理學家等11個崗位)、護士(包括所有註冊護士​​和助產士)。英國在此部門崗位空缺最多,人才也最急需。

三是其它職業。包括精算師、CAA註冊的航空技師、教師(包括所有英格蘭地區的義務教育崗位)、獸醫。

六、對我國向英輸出勞務的幾點建議

目前英國政府並未向中國開放勞務市場,中國仍是英國嚴格限制勞務進口的國家之一。近幾年來,雖然來英工作的中國人士逐年增多,並且已有部分中國廚師、肉食加工員、護士、中醫師等通過中國勞務公司這種商業渠道成功來英工作,但中國勞務的總體比重一直沒有超過3%,這與我國人口眾多、勞動力富裕的狀況很不相稱。為擴大我國對英勞務輸出,特提出如下建議:

(一)建立信息溝通及反饋機制,充分發揮政府部門的信息橋樑作用,促進有對外勞務合作經營權的企業積極主動地向英國輸出勞務。

英國勞務市場比較成熟,中英間的勞務合作糾紛比較少,當前對英勞務輸出的關鍵是如何進一步擴大和促進的問題。從我處掌握的情況來看,經我處審查或備案的勞務合作項目僅佔來英勞務的很小比例,大部分勞務是通過私人渠道來英工作的,據稱一是因為手續比較簡便,二是花費比較小,但也帶來了諸如素質較差、待遇低下甚至非法居留等問題,也影響了中國勞務的整體形象。總體而言,有一定規模的英國企業還是希望通過正規的勞務公司來招聘所需僱工,一旦發生問題,也較容易解決,但關鍵問題是:英國用人單位與中國勞務公司間的信息溝通渠道不通暢,供需雙方不能相互溝通與協調,特別是英國用人單位對我國的勞務政策以及企業合作渠道知之甚少。
針對以上情況,一是建議我部加強我國勞務合作企業的宣傳力度,可考慮在我部網站或工程承保商會網站上建立勞務合作企業網頁,以積極促進中英企業間的直接商務聯繫;二是可針對國別情況,進一步簡化對英勞務審查手續,以適應商務合作時效上的要求;三是應建立健全勞務項目統計及跟踪機制,以便及時掌握在英勞務情況,科學制定發展規劃。

(二)根據英國崗位空缺情況,並充分利用《部門方案》技能要求低的條件,有針對性、有組織地向英國輸出我國內富餘勞動力。

目前英國護士、教師、司機等職位短缺嚴重,據英國皇家護理協會調查,英國每年有近一半的新護士來自國外,但多半被菲律賓、印度等與英國政府簽有合作協議的國家獲取。我國護士資源豐富,有著一定的輸英潛力。
此外,我國內富餘的勞動力多是文化水平較低的非技術勞工,雖然英國的工作許可製度總體上不鼓勵低技能勞工的流入,但出於食品加工業、餐飲業等部門勞工短缺的需要,英國政府在今年5月份推出了《部門方案》,批准從歐共體以外國家招聘食品加工員、低級廚師、餐館清潔工、看門員、賓館服務員等2萬名非技術勞工。雖然英國政府特別給予了10個歐盟東擴國家其中37.5%的人員配額,但在剩餘的12500名配額裡,中國勞務合作企業仍可尋到很多商機。
鑑於以上情況,建議充分發揮我國低技能勞動力過剩以及部分大城市護士資源富裕的優勢,積極考慮與英國政府有關部門簽訂合作協議的可能性,以保證我勞務人員輸英的穩定性和有序性,進一步打開英國勞務市場。

(三)可充分利用英國華人眾多、且經營中餐館和中藥行較多的特點和優勢,從國內輸入特色勞務。
自十九世紀初期一些來自中國華南地區的海員和勞工流落倫敦落戶以來,在英國的華人目前已有數十萬之多。 "中華料理"在英國很受歡迎,英國華人開中餐館的為數很多,與此同時,主要為華人服務的中醫行日漸增多起來,並逐漸得到一些英國居民的認可。中餐館所需要的廚師、中醫行所需要的中醫師大部分需從國內聘用,鑑於中國專營的特點,這部分工作許可證比較容易獲取。今年我處辦理的勞務合作審查項目,多是向英國輸入廚師和中醫師的項目。由於英國華人中粵港人士較多,所以會說廣東話的勞務較為受歡迎。可充分利用我駐英使館同英國華僑會之間的聯繫,將引進廚師、中醫師的勞務合作項目進一步開展起來,並逐步走向規範化、長期化。

(四)加大英語培訓力度,提高我國勞務人員的適應性和競爭力。
正如英國內政大臣布朗基聲稱:學習英語是全面並積極參與英國勞務市場和更廣泛社會的一塊探路石。按照2002年統計數字,在英國勞務市場上,排名前5位的國家依次是印度、美國、南非、新西蘭和菲律賓,來自這5個國家的勞務占到勞務總數的57.7%。這5個國家的共同特點是:或者是英語國家,或者是英語普及的國家。實際上,語言問題是阻礙我國勞務人員進入英國勞務市場的主要障礙。不克服語言障礙,我國勞務人員很難在英國勞務市場上佔據重要的一席。所以應採取各種形式,切實加強潛在輸英勞務人員的英語培訓力度。目前,我國一些地方政府和企業正在積極探索與英國學校等有關單位合作進行護士語言培訓的項目,如成功將為中國護士來英工作打開良好的局面。

(五)加強勞務合作企業及勞務人員的管理和協調工作,有序、穩定地擴大輸英勞務的數量和質量。
首先,要充分發揮有關商會的組織及協調作用。商會要在積極促進勞務合作企業進一步開拓英國勞務市場的同時,制訂規章、整體規劃、統一協調,維持良好的經營秩序,防止一哄而上、低價競爭等惡性事件的發生。其次,要做好駐外勞務人員的管理工作。目前,我國來英勞務人員中已經發現中途改行、私自毀約、逾期不歸等不良現象,造成英方用人單位的不滿,也影響了我來英勞務人員的整體形象。建議國內的勞務合作企業應加強輸出人員的監管力度,定期與英方用人單位和駐在國使館溝通情況,以便及時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這樣也有利於維護和保障我駐外勞務人員的應有權益。